服务器 频道

十大敏感问题 IBM硬件主管罗德答记者问

      【IT168 评论】IBM公司幕后负责硬件战略的罗德•阿德金斯(Rod Adkins)畅谈了大型机未来、Power7路线图、围绕安腾的纷争以及更多话题。

  罗德•阿德金斯在IBM公司年收入190亿美元的系统和技术事业部任职高级副总裁,为蓝色巨人效力了将近三十个年头。近日我有幸在华尔街举办的IBM智慧计算(Smarter Computing)大会上采访了他,请他谈一谈诸多硬件问题,包括大型机未来、Power7路线图、惠普与甲骨文围绕英特尔安腾平台的纠纷等话题。下面是这次采访内容。

十大敏感问题 IBM硬件主管罗德答记者问
IBM高级副总裁罗德•阿德金斯

  罗德,下午好!贵公司去年第四季度的大型机销售额较上一年骤跌了31%。这是不是让人担心?

  大型机销售额同比下降的原因是,两者很难比较。2010年第四季度是我们在大型机销售历史上最为成功的一个季度,当时IBM的大型机销售额在发布zEnterprise大型机后足足增长了69%。

  如果你看一下大型机,就会发现它遵循历史发展规律。一开始主要是注重硬件和容量规划,然后你进入到了发展周期的中后程,现在更多地侧重于软件和微代码升级。

  美国宇航局(NASA)本周关掉了它的最后一台大型机:IBM z9。在您看来,这是不是表明大型机时代也许渐行渐远了?

  我们的有些客户已决定改用不同的模式;有些客户在积极采用大型机模式。美国宇航局这个客户之所以备受关注,是因为最早的大型机应用系统之一正是帮助将人类运送到月球的制导系统。

  IBM在2005年退出了个人计算机行业;一些业界权威认为,按照同样的逻辑,贵公司应该将基于x86的System x产品系列剥离出去,因为该产品系列同样变得大众化了。您对此有何看法?

  我们在许多行业有着规模大小不一的客户;我们希望自己的产品拥有最广泛的功能。在一些情况下,这些客户需要基于英特尔处理器的产品。我们注重的是:如何构建最佳的基于英特尔处理器的功能,有别于业界其他厂商产品的功能。

  这种专门知识大部分来自我们集成到System x当中的大规模系统。比如说,能够在不影响性能的情况下灵活扩展。另外,克服了个人计算机架构中内存容量受制于处理器的弊病。许多客户希望运行内存中应用程序类型的应用程序。我们的System x拥有最大容量的内存。

  IBM高级副总裁罗德•阿德金斯您可不可以谈一谈Power架构的路线图?

  每一代比上一代获得更多的功能。Power7引入了一些值得关注的功能特性,比如能够拥有多个属性,那样针对某些类型的应用,就可以动态地增强处理器核心的性能;或者针对另外一些类型的应用,可以动态地增加线程数量。

  一些应用需要更强劲的处理器核心性能,而一些应用需要高得多的吞吐量。Power7是最早动态处理这个问题的微处理器之一。我们还融入了一些值得关注的功能,比如虚拟内存:系统认为自己拥有比实际容量更大的容量。下一代架构(Power8)有望将还要多的功能集成到这个系统的芯片上。我们每隔三四年就会推出新一代产品,Power7是在2010年2月发布的。

  从硬件的角度来看,IBM将如何投身于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浪潮?

  我们的一个角色就是确保后端基础架构拥有处理不同类型的互联设备所需的特性,可以获取、管理和存储所有这些设备的数据。此外,我们与ARM等一些移动厂商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我们在设计方面开展了合作。我们的合作伙伴还有高通及其他知名厂商。

  考虑到ARM致力于移动芯片的参考设计,ARM在IBM的微电子事业部眼里会不会是个合理的并购对象?

  说到我们在并购方面的想法,我不发表评论。ARM仍是合作伙伴。说到合适的并购对象,我不会发表评论。

  甲骨文在2009年收购了Sun,为Sun提供了从SPARC处理器到应用软件的完整产品线。您是否觉得:这样一来,贵公司处于了劣势?因为甲骨文现在能够针对自己的企业资源规划(ERP)软件(比如仁科软件),对Sun硬件进行细微调整。

  我们采取的模式是,我们与许多应用软件供应商合作,我们在开发阶段就与那些供应商保持紧密的关系。

  不是每个客户都会走甲骨文的路子;我们希望确保我们与尽可能多的应用软件供应商合作。即使不进行微调,我们在自己的硬件上运行仁科软件比在甲骨文的硬件上来得还要顺畅。为此我们采取的办法就是,对直到中间件的各个组件进行优化;我们为广泛的合作伙伴进行了优化。

  您对于惠普选择eBay前任首席执行官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担任惠普首席执行官有何看法?这样一来,惠普在企业硬件方面的承诺和决心是不是成了问题?

  我不会对梅格评头论足,但是你可能会质疑惠普最近所作的好多举措。眼下,所有这些领导层更迭给惠普出了个很大的难题。惠普又无力构建一条完整的系统产品线,因为它没有中间件和半导体这样的要件。惠普真正苦心经营的是打印机墨水行业。这又如何推动像分析技术这样的高级解决方案呢?

  IBM有没有从最近惠普与甲骨文围绕基于安腾的服务器未来闹得沸沸扬扬的纠纷中捞到任何好处?

  起初,我们从Sun手里抢来了多笔单子。后来在去年的第三和第四季度,我们发现情况发生了变化,我们从惠普那里抢来了多笔单子。

  我们赢得了350笔单子,价值约3.5亿美元,其中大约60%来自惠普。(注:据加特纳集团的最新数据显示,IBM在Unix服务器市场收入的份额较上一年增长了9.2%,2011年第三季度达到了49.8%;而甲骨文的份额下滑了3.8%,跌至22.6%。惠普的份额暴跌了6%,减少至22.2%。)我们并非单单针对安腾来进行开发。

  您觉得许多公司在再次投入到硬件开支,还是说经济形势仍在阻碍它们购买硬件?

  总的来说,硬件方面的投入在继续增长。与此同时,许多公司希望少花钱多办事。IT预算持平,或略有增加。80%至90%的IT开支用于基础架构的管理上。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致力于智慧计算——那样我们就能充分利用技术来腾出这笔开支,以便可以转而投入到促进业务创新的新系统上。

0
相关文章